20 11 月 2017

Terenzo勇奪Island House三鐵邀請賽亞軍

號稱「天堂的懲罰」一場比賽,在巴哈馬群島舉辦的Island House 51.5三鐵邀請賽,今年完全名符其實。在Los Cabos半超鐵事後,歷經風塵僕僕的一周,開始這場全新的比賽體驗。橫跨二日,三段不同比賽的賽程,跟一群全球超強的ITU選手比賽。我這一周的前半段,跑去聖彼得堡探望我的死黨Anthony Sullivan,他正在比CEO挑戰賽。我知道這個周末會充滿痛苦,但是我的目標卻是使盡洪荒之力並且堅持的越久越好。坦白說,我一年大概也就這場會用盡全力,我內心很期待。

很久沒有比半鐵距離(25.75K),要調整到搶奪這個比賽的冠軍的身心狀態其實很不容易,卻也同時勾起了我當年還在國際鐵人三項聯盟圈子比賽的回憶。
 
 第一階段是個人限時賽,單車7公里、跑步2公里、游泳200公尺。我以為我又重蹈去年的覆轍,在這個階段就太早用盡全力,感謝上天的是,今年我恢復的速度比起去年快多了。強而有力的單車賽段,出乎意料之外的跑步加上勉強夠好的游泳段之後,我的成績來到第二名,僅僅落後Ben Kanute 7秒鐘,並且領先第3名的奧運銅牌Henry Schoeman 4秒。剩下的14名強者的成績,也都在數秒之內。
 
第二階段是耐力賽 – 2公里跑步、375公尺游泳、10公里單車、2公里跑步、375公尺游泳、10公里單車、最後以1公里跑步結尾。要習慣這樣的賽程不太容易。果然我在第一個跑步賽段衝太快了,直到我在第一個游泳賽段特意放慢速度以後,才找回我該有的甜蜜配速。回到單車上,我慢慢的追回領先集團,不過Kanute卻也慢慢的擴大了他的領先。到了第二個跑步賽段,我之前的興奮之情比較緩和下來,所以這次的配速比較正常一些。

我在第二個游泳賽段都還維持在有希望爭奪凸台的表現。之後的單車賽段的中間點,我仍舊努力的撇開大集團,希望在最後的跑步仍舊還有希望。我大概維持在這個集團的中段班,但是Kanute緊咬著我不放,是一位很稱職的追兵。來到終點,我們兩個大概領先大集團30秒,不過Kanute搶先進了終點,領先了我幾秒鐘。
 
來到第三個階段,追逐型的半鐵賽。總成績領先的運動員先行出發,我在11秒後開始追隨Kanute,之後再36秒後是Shoeman還有Aaron Royal。這種賽程非常有趣,因為我實在是很想贏,不過回到當前的體能狀態,我的贏面很有限。我也想說要保住第二名可能不容易,不過我若是有去年的比賽狀態,搶凸台可能還是有機會的。
 

不過來到游泳賽程中段,情況就不太妙了,Schoeman、Royal不但追上了落後的36秒,還開始擴大對我的領先。我用盡洪荒之力卻快速的落後。接下來的20公里,繞三圈的單車賽段,就是見真章的時刻。我在第二圈的開始時,追回領先地位,決定在這一刻給其他參賽者一點壓力,全速前進。不過其他參賽者也不是軟柿子,每秒領先的增加,都讓我付出巨大的代價…不過,一切都是值得的!在Kanute將領先距離擴大到將近一分鐘以後,我努力追到只剩20秒,不過事情絕對不是我想要的這麼簡單。在前兩個跑步賽段,Kanute都跑的比我快,我只有在單車比他快40秒的狀況下,我才有機會,但是需要付出的代價又更大了。

Schoeman這個鐵人界裡面出名的跑步健將,僅僅落後我數秒。這場賽事名為「天堂的懲罰」,還有我享受吃苦的決心,讓我專注於當下的挑戰,也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跑完這個跑步賽段。中間有幾個需要技巧的路段,我都剛好有準備,例如在岩石間跳耀,在海灘沙地上奔跑,還有砂石路上的上上下下。這些地形都包括在這個難度頗高的賽道裡。當我發現我開始望一坐三,我還滿喜出望外的。雖然在比賽前,對於比賽的體能要求,還有超乎期待的難度,早就有所準備。但是我對於這種比賽的戰略計畫,卻是早就已經生疏了好幾年。

我在3公里處追上了領先的第1名,這時就是比賽真正開始的時候。我在跑回沙灘時領先,跑上砂石路的時候也維持領先的狀態。來到最後的800公尺,我們兩個都短暫的放慢了一下,就是為了最後的衝刺。這比我預期要簡單些,但是卻馬上發現我撐不了多久。我暫時把腦袋關閉,然後開始禱告我年輕歲月的年代留下的肌肉記憶,還有潛意識中無數次的衝刺奪冠會在此時發揮大功效。Kanute放慢了一點,害我以為我有機可乘,轉過最後一個彎以後,就是最後的50公尺,雖然我仍舊維持領先,但是也許我該把握最後的進擊,因為在最後的20公尺,他好比還有多一檔變速,在三個艱辛的賽段以後,還能再加速以0.4秒的領先贏過我。
 

我愛死這樣的比賽了。雖然若是能夠快個半秒會更棒,我已經很滿意我的表現。這場比賽結束的方式,絕對是近年來最讓人熱血沸騰的一次。

賽段總結-在第一與第二階段的比賽後,維持在第二名,並且在第三階段的追逐式半程賽以11秒落後領先的Kanute,他的領先在第三階段雖然擴大了,但是我還是在跑步賽段追回,這其實非常令人意外,因為他在前二個階段的比賽都跑的比我快。終點前的最後衝刺雖然很接近,不過他就像是比我多了一檔變速,在終點時刻給我致命一擊。

 

下一個目的地是巴林的中東70.3冠軍賽。我會在這場比賽努力不懈,希望能夠重覆去年的佳績,再次衛冕。不過,我在巴林Endurance 13的隊友, Javier Gomez, 可能會比我更有動力去爭第一名,因為他若是贏了這場比賽,他就可以贏得Nasser Bin Hamad三冠王的額外百萬美元的獎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