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 11月 2017

Terenzo勇夺Island House三铁邀请赛亚军

号称「天堂的惩罚」一场比赛,在巴哈马群岛举办的Island House 51.5三铁邀请赛,今年完全名符其实。在Los Cabos半超铁事後,历经风尘仆仆的一周,开始这场全新的比赛体验。横跨二日,三段不同比赛的赛程,跟一群全球超强的ITU选手比赛。我这一周的前半段,跑去圣彼得堡探望我的死党Anthony Sullivan,他正在比CEO挑战赛。我知道这个周末会充满痛苦,但是我的目标却是使尽洪荒之力并且坚持的越久越好。坦白说,我一年大概也就这场会用尽全力,我内心很期待。

很久没有比半铁距离(25.75K),要调整到抢夺这个比赛的冠军的身心状态其实很不容易,却也同时勾起了我当年还在国际铁人三项联盟圈子比赛的回忆。
 
 第一阶段是个人限时赛,单车7公里丶跑步2公里丶游泳200公尺。我以为我又重蹈去年的覆辙,在这个阶段就太早用尽全力,感谢上天的是,今年我恢复的速度比起去年快多了。强而有力的单车赛段,出乎意料之外的跑步加上勉强够好的游泳段之後,我的成绩来到第二名,仅仅落後Ben Kanute 7秒钟,并且领先第3名的奥运铜牌Henry Schoeman 4秒。剩下的14名强者的成绩,也都在数秒之内。
 
第二阶段是耐力赛 - 2公里跑步丶375公尺游泳丶10公里单车丶2公里跑步丶375公尺游泳丶10公里单车丶最後以1公里跑步结尾。要习惯这样的赛程不太容易。果然我在第一个跑步赛段冲太快了,直到我在第一个游泳赛段特意放慢速度以後,才找回我该有的甜蜜配速。回到单车上,我慢慢的追回领先集团,不过Kanute却也慢慢的扩大了他的领先。到了第二个跑步赛段,我之前的兴奋之情比较缓和下来,所以这次的配速比较正常一些。

我在第二个游泳赛段都还维持在有希望争夺凸台的表现。之後的单车赛段的中间点,我仍旧努力的撇开大集团,希望在最後的跑步仍旧还有希望。我大概维持在这个集团的中段班,但是Kanute紧咬着我不放,是一位很称职的追兵。来到终点,我们两个大概领先大集团30秒,不过Kanute抢先进了终点,领先了我几秒钟。
 
来到第三个阶段,追逐型的半铁赛。总成绩领先的运动员先行出发,我在11秒後开始追随Kanute,之後再36秒後是Shoeman还有Aaron Royal。这种赛程非常有趣,因为我实在是很想赢,不过回到当前的体能状态,我的赢面很有限。我也想说要保住第二名可能不容易,不过我若是有去年的比赛状态,抢凸台可能还是有机会的。
 

不过来到游泳赛程中段,情况就不太妙了,Schoeman丶Royal不但追上了落後的36秒,还开始扩大对我的领先。我用尽洪荒之力却快速的落後。接下来的20公里,绕三圈的单车赛段,就是见真章的时刻。我在第二圈的开始时,追回领先地位,决定在这一刻给其他参赛者一点压力,全速前进。不过其他参赛者也不是软柿子,每秒领先的增加,都让我付出巨大的代价…不过,一切都是值得的!在Kanute将领先距离扩大到将近一分钟以後,我努力追到只剩20秒,不过事情绝对不是我想要的这麽简单。在前两个跑步赛段,Kanute都跑的比我快,我只有在单车比他快40秒的状况下,我才有机会,但是需要付出的代价又更大了。

Schoeman这个铁人界里面出名的跑步健将,仅仅落後我数秒。这场赛事名为「天堂的惩罚」,还有我享受吃苦的决心,让我专注於当下的挑战,也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跑完这个跑步赛段。中间有几个需要技巧的路段,我都刚好有准备,例如在岩石间跳耀,在海滩沙地上奔跑,还有砂石路上的上上下下。这些地形都包括在这个难度颇高的赛道里。当我发现我开始望一坐三,我还满喜出望外的。虽然在比赛前,对於比赛的体能要求,还有超乎期待的难度,早就有所准备。但是我对於这种比赛的战略计画,却是早就已经生疏了好几年。

我在3公里处追上了领先的第1名,这时就是比赛真正开始的时候。我在跑回沙滩时领先,跑上砂石路的时候也维持领先的状态。来到最後的800公尺,我们两个都短暂的放慢了一下,就是为了最後的冲刺。这比我预期要简单些,但是却马上发现我撑不了多久。我暂时把脑袋关闭,然後开始祷告我年轻岁月的年代留下的肌肉记忆,还有潜意识中无数次的冲刺夺冠会在此时发挥大功效。Kanute放慢了一点,害我以为我有机可乘,转过最後一个弯以後,就是最後的50公尺,虽然我仍旧维持领先,但是也许我该把握最後的进击,因为在最後的20公尺,他好比还有多一档变速,在三个艰辛的赛段以後,还能再加速以0.4秒的领先赢过我。
 

我爱死这样的比赛了。虽然若是能够快个半秒会更棒,我已经很满意我的表现。这场比赛结束的方式,绝对是近年来最让人热血沸腾的一次。

赛段总结-在第一与第二阶段的比赛後,维持在第二名,并且在第三阶段的追逐式半程赛以11秒落後领先的Kanute,他的领先在第三阶段虽然扩大了,但是我还是在跑步赛段追回,这其实非常令人意外,因为他在前二个阶段的比赛都跑的比我快。终点前的最後冲刺虽然很接近,不过他就像是比我多了一档变速,在终点时刻给我致命一击。
 

下一个目的地是巴林的中东70.3冠军赛。我会在这场比赛努力不懈,希望能够重覆去年的佳绩,再次卫冕。不过,我在巴林Endurance 13的队友, Javier Gomez, 可能会比我更有动力去争第一名,因为他若是赢了这场比赛,他就可以赢得Nasser Bin Hamad三冠王的额外百万美元的奖金。